愛上逆成長的正太~5

邊畫著畫布的剛,眼睛不時望向壓在調色盤下的紙條上的電話

喃喃自語「恩~要現在打給他嗎!?」手未停筆過

「那不就便宜他了」「還是讓他等個三天好了」說到這正在創作的畫布也完成了

 

三天裡

「長賴為啥沒消沒息」光一苦惱的吶喊

壓著光一的頭叫道「我的小光呀!!這三天,天天跟我喊著喊那的」

「你就找你學弟問問不就得」

聽到長賴的建議「恩~對喔 我怎麼都沒想到學弟呢!?

正當光一要邁開步伐朝離開教室時,突然一個停頓大喊「阿~~長賴」

長賴也不偏不倚朝光一的背脊撞了下去「阿嗚~光一你怎突然停了」

「我忘了我學弟叫什麼名字哪一班了。。。」光一這天生記不得名字的個性一直沒有改

聽到他這麼說長賴雙手一攤「我也幫不了你了」

「怎麼辦長賴」抓著長賴T-SHIT的下襬,猛扯

「不。。不。。不要扯,衣服快壞了」長賴阻止光一的手說道

「那還有沒有別人,可以打聽」

輩這樣一問的光一想了很久默默吐了一句「學姊」

接收到答案的長賴催促的說「喔~那就去問呀!!!」

「可是~」「還可是~那你就慢慢等好啦!!我不想幫你了喔!!」

「え~~~長賴」長賴直接走到門口看著他最過來臉上不經偷笑了一下

明明就很想打聽消息還在撐~~

 

來到學姊A女的教室前,長賴推著光一要他快去請學姐出來呀

「快一點呀!!都來了」

「唔~!

光一在教室門口跟其他學長說明來意及要找A女學姐後

不久後學姊出來,看了一下後

「光一學弟~難得你有問題耶!!

頭低低的對著學姊「唔~不是什麼大問題想問你」

「恩~~」學姊認真的聽著

「請問學弟叫什麼名字哪一班呀!!」

「蛤阿!!」學姊臉差點沒歪掉,怎會是她想不到的問題

「那天沒有介紹清楚嗎??電話也沒互留嗎??」

光一搖頭回應學姊的每個問題。。。

受不了光一的記性以及經常活在自己世界的他

學姊直接寫好瀧澤的聯絡方式及班級還有全名,要他好好收好

光一接收後很開心的鞠躬的謝謝學姊

拿了紙條後就拉著長賴跑了

 

來到涼亭的兩人

「這下你開心了吧!!」

不理會他的光一立刻撥了電話給瀧澤。。。

 

見手機來電顯示沒有名字

「摸西摸西~我瀧澤,請問哪位」

「你好~我。。我是堂本光一。。你學長」

有一點訝異的他。。想說當初應該沒有互留電話吧!!!

「那個電話是學姊拿給我的。。。我有件事想請問你」

聽見光一的解釋這才了解

「有事?? 什麼事呢??」

「就是。。。」再一旁的長賴快看不下去他一直吱吱唔唔

就把電話搶了過來。。。

「抱歉唷~現在換人接線」

「我是長賴學長,你學長想問問你朋友的同學堂本剛」

「最近有沒有提起他或者像出來見面的」

電話被搶走的光一傻愣愣看著長賴將他所有想表達的話一次問完

「喔~其實我也不太了解,我們有把紙條交給剛」

「但剛並沒有說什麼耶!!也許剛會自己跟他聯絡吧!!」

「這樣呀!!謝謝你!!打擾啦!!」

「沒關係的學長。。。掰掰」

電話斷線後,光一很緊張的又扯折長賴的衣袖問著

「怎麼樣??怎麼了??」

看著像貓一樣在他身旁竄來竄去的他,長賴真的覺得很好笑

嘴角不由的上揚了起來

「長賴你笑什麼??是不是不行還是。。。什麼的」

「呵呵~第一次看到你這樣,到底要不要跟你講」

新想以前常被光一的恐怖眼神掃射到,現在是不是報仇的機會呢!!!!

聽到這番話雖說矮常來一個頭的光一,他依舊使出納最可怕的死光鄧向長賴

在一次被擊敗的常來發出寒顫聲音「痾~」

緩緩道出剛剛接收的訊息「瀧澤學弟說,紙條有交到堂本剛手裡」

雖說眼睛不大但聽見消息眼睛還是極力爭大的看著「嗯嗯!!」

「還說他如果想見你會自己跟你連絡」語畢,將電話還給光一

「就這樣!?」

「我一字不漏的說給你聽啦!!現在看天幫不幫你啦!!」

光一臉上不由的小失望

 

一方面

「誰打給你」一旁好奇的眼光看著大頭

「恩~學長耶!!」

「え~」驚呼的聲音「又在問剛嗎??」

「你答對了耶!!」

「可是當初不是沒留電話給他」

「是學姊給他的」像是明白的點點頭

「剛也真是的這幾天來到學校,招呼也不打一聲就直往畫房去」

「打電話給他也不接,都不知道他要不要跟你光一學長認識一下」小翼嘆氣的說

大頭猜測的說「也許不想吧!!」

「為啥!?」

「那天我們在聊他,找他一起去都拒絕的說」同意的說「也是耶!!」

但小翼又說出他最近的觀察

「可是我發現自從拿紙條給他後,這三天他都直往畫是跑不知在忙什麼」

「上次那一幅也完成了呀!!」又再次嘆氣的說「最近不知怎麼啦!!」

「直接去問他不就得了」大頭對著小翼說著「你以為我沒想去問呀」

「一樣回到宿舍就把門關上也沒出來呀!!」「怎問!?」

這樣兩人一你一言我一語這樣猜測剛的行為,理不出一個頭緒出來

 

而剛呢!?這三天來一直再勾繪他印象中光一臉龐

以及那看似瘦小卻精實的的身材。。。

但是都完全無法表現出他要的感覺。。。

這三天來重複著同樣的動作。。。見到任何人也未成打過招呼

那一張一張被他戳破的畫布。。。一擦再擦的炭筆痕跡。。。

及一硝在硝的炭筆。。。

甚至每天都在畫室中躊躇著他。。。每每想放棄時

就會望向前天就想撥打的電話話碼。。。

但心中無謂堅持一再的讓他遲了一天。。。

今天他再也堅持不住了,對自己定得三天的期限也到了

畫不出來就是畫不出來。。。將手上的炭筆丟至一旁的小桌子上

於是發了短訊

「你好~我是堂本剛,聽說你想跟我認識。。。我也很想跟你認識一下

 在日本國裡罕見的相同姓氏,讓我有點好奇,你是怎樣的一個人。。

 如果方便的話,本週土曜日可以約在學校的涼亭見個面嗎??」

按了發訊鈕後。。。

 

電話那邊震了一下顯示著陌生的號碼。。。沒有標題。。。

電話的主人呢!?卻在一旁呼呼大睡著。。。


作者又要廢話了:
原本不會寫那麼長的這一部
但去不知不覺得又越寫越長
他們快相見啦~~~ 應該要收了啦
本來就想寫甜文了因為遺忘有一點虐 
結果這一篇也有點。。。一.一 算了不說 期待下集吧

P.S光一你一定要讓我買到票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mments links could be nofollow free.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