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愛人~序 無限期連載

滴答 滴答 …….
裝滿水的浴缸裡,非比尋常的顏色
鈴….鈴….鈴….
電話聲響不停
轉接電話答錄機中
"對不起,現在我不在家,請再B一聲後留言"
喀~掛斷聲

不久一陣急促的門鈴聲響起
不見門內有任何的回應
拿起了備份鑰匙,緊張的打開門
一股腦的往裡衝,心中的不安漸漸湧上心頭
「別做傻事阿!」內心的祈禱著

四處搜索著,心愛人的身影
直到….在浴室中發現
所有的祈禱都已破滅
「剛~剛~你在幹什麼」
趕緊將 剛從浴缸中抱起
直奔醫院急診室

失血過多需要輸血,還有點失溫的現象
情況有點危急,必須馬上輸血
醫生問到病患什麼血型
「剛是AB型」心急如焚的男子說
護士:血庫正缺AB型
難道沒有o型嗎
另一位病患是o型也需要輸血

「我是B型的」擔心愛人的男子道出
護士:請跟我來

不久醫生對這名男子問說
「你是他的家人嗎?」
「嗯!我是」
「病患目前已無大礙,身子很虛,需要多休息」
「你也剛輸過血,也請多喝點水、休息」
「醫生我現在可以進去看他嗎?」
「嗯!」

男子緊握著 剛的手
「剛,你為什麼要著麼傻」
「我說過,我會愛你一生一世」
「那件事不是你的錯阿」
男子一心期許著,希望剛趕快清醒

回到三個月前
就任於某大企業公司的堂本剛
同期的員工有堂本光一及佐藤佑希
三人由於外型出眾
深得全公司的女性青睞

其中以剛跟光一,人氣最旺
但是不巧的是,不管在多女同事向他們示好及表白
全都是拒絕,私底下著兩人已是相愛的一對恩愛的戀人
但是事情發生在一個月前
同期的佑希,在一次的偶然發現了,剛和光一的關係
於是佑希,開始在面前挑撥了他們之間的感情

一天
佑希在剛的面前說
「剛,這份文件光一說下午他要,你幫我輸入電腦好嗎?」
「好阿」
接著又去跟光一說
「光一,我剛剛聽到剛說…」
「說什麼?」
「其實他對光一你的感情是假的」
「佑希,你再說什麼阿」光一笑笑的回答
「是真的,我剛剛在茶水間聽到,他對A女說『你很漂亮耶,我們交往好不好』真是我親耳聽見看見的」
佑希雖然一臉認真的對光一說,背地裡卻是充滿著不削
「佑希,一定是你看錯了。對了我要的文件你用好了嗎」
「下午,剛會拿給你」

這只是佑希的第一步,接下來的幾天佑希
無時無刻,有機會就再,剛跟光一耳邊說著對方的不是
直到有一天中午,在員工餐廳
「剛,我聽人說你常常送禮物給A女是不是真的」光一對剛問起
「你再說啥?我跟A女又不是很熟怎會送東西給他」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不被信任的剛
反擊
「我也聽人說,你常常跟B女有說有笑的,這又是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誰在茶水間跟A女表白」光一酸了回去
「你再說什麼!?」小剛完全不解
「光一~你太過分了,空口說無憑,盡然這樣子對我」
「我吃飽了」深覺被光一誤解,又解釋不清的剛在怒氣之下走了
走前還潑了杯水在光一臉上
被剛撥水的光一,也是一肚子怒氣

當天下班剛不知找誰訴苦只想到佑希
於是他找了佑希去喝酒
「佑希你說說看,我哪裡對光一不好」
佑希心想,我的計畫成功了
「佑希,在工作上我完全幫他」
「為什麼今天,他卻這樣說跟別女同事亂來」
「我什麼都沒做阿」
「剛你別喝那麼多」佑希這時遞了一杯,他放了迷藥的水給剛喝
剛喝下後昏昏欲墬,「我好像喝醉了,佑希」
「剛,那我送你回家」佑希不懷好意的送剛回家

另一方面的光一也找了他多年的朋友智也
「智也,你說說看,我哪點不疼剛,為何他背地裡跟別人搞曖昧」
「光一,你有親眼看見嗎?」
「我聽公司同事說的」
「你沒親眼見到?!」智也驚訝
「沒有,都是佑希跟我說的」
「你知道嘛 剛他還酸我跟別女同事有說有笑,我哪有阿」
「光一,你們是不是被叫佑希的挑撥了呀」
「挑撥?!!」光一看著智也,又想想
他也覺得事有希翹,者幾週都是佑希在他耳邊說剛怎樣、那樣,那剛是誰跟他說的
「光一~你今天打電話給過剛沒」智也問
光一看著智也,順手撥了電話給剛,沒人接
光一著急了,又撥給佑希
這時的佑希已將剛帶到賓館,想對剛做些不軌的動作
聽到了鈴聲響起,來電響是堂本光一
佑希的內心,去!真不是時候,不接又不行

「喂~佑希我是光一,你有沒有見過剛」光一著急的問,深怕他出事
「剛~(看著床上的人兒)沒耶我沒跟他在一起耶」佑希邊說邊邪笑
「但剛有找我喝酒,但我們以分開了她好像說他要回家,你要不要去他家看看」佑希說著
心裡卻是,笨蛋你最心愛的剛就在我垂手可得的地方
「這樣那我不打擾你了」
被佑希矇騙的光一,就這樣讓佑希得逞(仰頭大笑)

光一再剛家等了一天,還是不見剛會家
此時已接近清晨4點,光一再次撥了一通電話給剛
這時的剛衣衫不整,躺臥在賓館的床上
接起了電話
「剛~你在哪」著急的問
深不知發生什麼事的剛,環顧了四週唸出了「OO賓館」
「OO賓館?剛你在那等我,我去接你」
這時的剛發先到自己並沒有穿衣服「光一~我….」
電話就掛了
這時的光一趕到OO賓館時,印入眼簾的是
縮在床上的剛在那哭泣
「剛,你怎麼了,你別哭了發生什麼事」
「光一,我對不起你,我被佑希給….」
「佑希?他昨天不是沒跟你在一起嗎?」
「他跟我說你們個自回家了」
「他?要送我回家之前,給我喝了一杯水,之後的事..就不記的了」剛滿是淚痕的說著

因為剛深覺,自己被玷汙,再也不配和光一在一起
光一雖然沒有責備他,但是內心的愧疚依舊在他心中萌芽
直到那天,他辭職了,一天都不接光一電話
悲劇就發生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mments links could be nofollow free.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